联系电话:0315-5922256

 

金利海集团欢迎您!


版权所有:金利海集团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唐山  备案号: 冀ICP备10022072号-1

电话:0315-5922256

 

地址:唐山市路北区

建华东道18号

邮编:063000

关注我们

中国在一两年内,将超过美国成为国际炼油行业的领头羊

发布时间:
2020/11/24
浏览量
【摘要】:

据彭博社报道,本月早些时候,荷兰皇家壳牌公司(Royal Dutch Shell Plc)关闭了其位于路易斯安那州的康文特炼油厂,与最近几年关闭的许多炼油厂不同,康文特炼油厂远未过时。

以美国的标准来看,它相当大,而且足够复杂,足以将各种原油转化为高价值燃料。然而,世界第三大石油巨头壳牌(Shell)想要大幅削减炼油产能,但找不到买家。

当康文特的700名工人发现他们失业时,在太平洋彼岸,隶属于荣盛石化集团的同行们正在成立一个新的部门,而这只是正在进行的至少四个项目之一,这些项目的原油日加工能力总计120万桶,相当于英国整个的产能。

Covid危机加速了全球炼油行业的巨变,因为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对塑料和燃料的需求不断增长,这些国家的经济正迅速从疫情中反弹。相比之下,美国和欧洲的炼油厂正在努力应对更深层次的经济危机,而摆脱化石燃料的转型使石油需求的长期前景变得黯淡。

根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数据,自19世纪中期石油时代开始以来,美国一直是炼油行业的领头羊,但中国最早将于明年取代美国的宝座。

中国炼油业的崛起,加上印度和中东的几家大型新工厂,正在全球能源体系中产生巨大影响,石油出口国向亚洲出售更多原油,而向北美和欧洲的长期客户出售更少的原油。

随着产能的增加,中国炼油商在汽油、柴油和其他燃料的国际市场上正变得越来越强大,这甚至给亚洲其他地区的老厂带来了压力:壳牌本月还宣布,他们将把新加坡炼油厂的产能减半。

这与本世纪初中国在全球钢铁行业日益占据主导地位有相似之处,当时中国建造了一批大型现代化钢厂,其产量和质量挤压了欧洲、北美和亚洲其他地区的成本较高的生产商,并迫使更老、效率低下的工厂关闭。

行业咨询公司Fact Global Energy(FGE)炼油主管史蒂夫·索耶(Steve Sawyer)表示,未来几年,中国将每天再增加100万桶甚至更多的原油,中国很可能在未来一两年内超过美国。

亚洲崛起

尽管中国、印度和中东的产能将会上升,但石油需求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完全从冠状病毒造成的损害中恢复过来。除了今年已经停产的创纪录的每天170万桶的处理能力外,还将使每天的炼油能力增加数百万桶,而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超过一半的停产发生在美国。

IHS Markit的欧洲-独联体炼油研究主管赫迪·格雷迪(Hedi Grati)说,大约三分之二的欧洲炼油商在燃料生产方面赚的钱不足以弥补成本。欧洲仍需在五年内将日加工量进一步减少170万桶。“还会有更多的减产,”Sawyer说,他预计到明年还会关闭200万桶的日炼油量.。

自世纪之交以来,随着中国柴油和汽油消费的快速增长,中国的炼油产能增加了近两倍。根据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经济技术研究院的数据,到2025年,中国的原油加工能力预计将从今年年底的1750万桶攀升至10亿吨/年,即2000万桶/日。

印度还将在2025年之前将日处理能力提高一半以上,达到800万桶,其中包括一个新的120万桶/日的大型项目。中东产油国也加入了这股狂潮,他们建造了至少两个日产量超过100万桶的新项目,这两个项目将于明年开始运营。

塑料需求的增长

新项目的关键驱动力之一是对用于制造塑料的石化产品的需求不断增长。行业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表示,2019年至2027年投产的炼油产能中,一半以上将在亚洲增加,其中70%至80%将以塑料为重点。

亚洲综合炼油厂受欢迎的原因是该地区相对较快的经济增长率,以及该地区仍是石油、乙烯和丙烯等原料以及用于制造各种塑料的液化石油气的净进口国。而美国是亚洲石油和液化石油气的主要供应国。

这些新的大型一体化工厂让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的日子更加艰难,这些竞争对手缺乏规模、缺乏在燃料之间切换的灵活性以及加工更脏、更便宜的原油的能力。

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负责炼油和石油市场的副总裁艾伦·戈尔德(Alan Gelder)表示,被关闭的炼油厂往往相对较小,不是很复杂,通常建于20世纪60年代。而为了生存,加之本国需求的降低,他们不得不出口更多石化产品,但是竞争力却不行,这意味着这些加工厂很可能面临倒闭。

平衡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今年全球石油消费量有望史无前例地每天减少880万桶,至平均每天9130万桶。国际能源署预计,这些损失的需求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二明年会恢复。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一些炼油厂甚至在疫情来袭之前就已经关闭,因为全球每天约1.02亿桶的原油蒸馏能力远远超过2019年8400万桶的成品油需求。新冠肺炎造成的需求破坏将几家炼油厂推到了悬崖边上。

IHS Markit董事罗布·史密斯(Rob Smith)表示:“原本预计将是一个漫长而缓慢的调整,现在变成了一个突如其来的冲击。”

让美国炼油商雪上加霜的是推动生物燃料的法规。这鼓励了一些炼油商重新调整工厂的用途,以生产生物燃料。

FGE的Sawyer称,“在全球已经有足够炼油产能的环境下,如果你在世界的一个地区建造更多的炼油产能,你需要关闭世界另一个地区的一些设施来维持平衡,这就是我们目前所处的环境,至少在未来4-5年内可能还会如此。”

新闻中心